06:商报人文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
中共义乌市委主管主办
 
2017年03月20日 星期一 出版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一声呐喊,鸡毛真的飞上了天
  《鸡毛飞上天》剧照,邱英杰与邱岩、王旭在一起
  杨守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
  去年谢高华老书记85周岁生日,杨守春(左)送给他一幅书法作品,上面写了10个字“鸡毛飞上天 谢公情难忘”
  ●商报记者 张静恬 应悦 文/图

  “所以我相信只要有春风,只要给点机会,咱们这块土地上的老百姓,绝对不会再穷下去!”电视剧《鸡毛飞上天》中,一位饱含激情的年轻人,在县委会议上的一番慷慨激昂演讲,振奋了在座每一个人的心。他叫邱英杰,正学成归来奋力投身到家乡义乌的建设中。

  1979年3月24日,在《浙江日报》的第二版中,同样有一位义乌年轻人发表了一篇名为《“鸡毛换糖”的拨浪鼓又响了》的文章,被誉为“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第一声呐喊”。正是这一声呐喊,给当时的义乌商品经济发展注入了生机,义乌人民、义乌的敲糖帮开始了一场无与伦比的经济伟业的壮丽远行。他叫杨守春,时任义乌县委办公室秘书,那年他才29岁。

  有人说,剧中的角色人物邱英杰,颇有些杨守春当年的脾性和经历。闻此,这位曾先后担任过金华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,金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义乌市委常委、宣传部长等职的老干部忙摆手道:“我可没有邱英杰的高度,应该说邱英杰代表了我们当时奋战在全县各线的年轻群体。”

  3月15日,记者有幸采访到杨守春,听他兴致勃勃话当年。

  出身农门更懂百姓渴望

  “我出生在农村,我们这一代人可以说是‘吃过糠、下过乡、遭过殃、扛过枪’,所以老百姓的喜怒哀乐都是可以切身感受到的。”杨守春老家在上溪贾伯塘村,父母都是普通农民。好学的杨守春从小就是三好学生,成绩优秀。初中毕业后,突如其来的“文革”令他无缘迈入大学之门。

  1969年杨守春参军入伍。当时他所在的部队就是在安徽芜湖造船厂的“红二连”。在整个英雄连队,他的表现格外突出,6年军旅生涯,历任战斗班长、代理司务长等职,还多次和被毛主席接见过的团长作巡回报告。

  1975年,杨守春退伍回到老家,先后担任贾伯塘村第六生产队队长、上溪公社电影放映员及团委书记。杨守春说,他虽然算不上非常聪明,但是“能力不够,态度补凑”。在农村期间,他会在炎炎夏日抢先钻进茅棚,用湿毛巾捂住耳鼻,筛完一年全季稻田所需的石灰;严冬腊月,他会爬到树上,在毛毛虫的包围中用僵硬的双手剁下最后一枝乌桕籽。

  农闲之余,他还喜欢写点东西,开始是在公社写报道,后来又到县武装部,渐渐地写出了名气。1978年,杨守春被选调至县委办做报道兼文秘的工作。

  眼见为实愿为百姓发声

  1979年,是“思想解放”的一年。随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以及“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”大讨论的深入,人们对建国以来的工作和生活开始重新审视。在素有经商传统的义乌,曾经被视为“弃农经商”、“投机倒把”和“资本主义尾巴”的“敲糖换鸡毛”行为,自然成了人们议论的中心。

  杨守春回忆说,当时对“鸡毛换糖”行为的态度虽然有了冰雪消融的迹象,但是因为全国性的一些禁令尚未消除,上级部门对此尚无定论,因此农民外出“敲糖换鸡毛”尚处于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境地,有所成就都不敢讲。

  因为工作关系,杨守春有较多的机会随县委主要领导下乡接触一些敏感的疑难问题。他在乡下曾亲眼看到,当时的义东区部分农民经过审批外出“敲糖换鸡毛”,赚了钱却不愿声张;乡村企业利用红鸡毛加工产品远销国外却没有宣传;乡村干部明明知道“敲糖换鸡毛”利国利民利集体,却不敢理直气壮地支持……

  “说实话,要不是因为穷苦,谁会愿意离开家乡走街串巷呢?”回忆过去,杨守春依旧心潮澎湃,“我也是农民出身,很清楚农民们心中的渴望,加上我那时又是报道员,有责任站出来为老百姓说句话。”

  实话实说的良知以及对穷苦老百姓的同情,促使这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,他要为进退两难的乡村干部发声、为穷苦的老百姓呐喊,期望通过新闻的广角给予公正的结论。“即便引火烧身,也不后悔,因为我心地踏实。”回想当时情景,这位年近七十的老干部仍有些激动。

  一石激起千层浪

  1979年3月24日这一天,《浙江日报》用醒目的标题发表了杨守春撰写的《“鸡毛换糖”的拨浪鼓又响了》一文。“一笔账算出来三个利:一利国家,二利集体,三利社员自己。”杨守春文中言简意赅的一句话,就像水缸里洒下的明矾,在它的效用下鸡毛换糖的是非功过清清楚楚。

  可以说,这一天对于一代又一代的敲糖帮来说,是一个难以忘却的日子,它为敲糖帮撑了腰,鼓了气;对义乌来说,是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时刻,“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第一声呐喊”就此发出。

  而对于杨守春来说,却是又惊又喜。文章见报后,一石激起千层浪,读者纷纷给报社写信。有不少义乌人写感谢信给报社,称此文是“为民请命”的公道文章,但也有来自全省各地工商和供销等部门的批评信,严厉指责“用稿轻率”、“公开为投机倒把分子唱赞歌”等。

  “我记得文章发表的当天下午,县工商部门的一位负责人就气冲冲地赶到县委办公室大声查问,哪个是杨守春?他替谁说话!”杨守春心里委屈。幸而在巨大的压力面前,当时的县委书记王明新为他解过围,当时的县委办主任给他挑过担,其他不少同事也给他壮过胆。时至1982年,后来的县委书记谢高华还给他正过名———“敲糖换鸡毛”不是我们义乌甩不掉的包袱,而是振兴义乌经济的一大优势。

  再后来,改革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,“敲糖换鸡毛”从“地下”走到了“地上”,商贩们从肩挑货郎担穿村走户发展到推车进城。在湖清门沿街设摊交易小百货,原先单纯的以物换物做生意也演变成为前店后厂式的加工、销售一条龙……

  《“鸡毛换糖”的拨浪鼓又响了》一文也经受了历史的考验,最终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肯定与盛赞。

  难忘谢公情

  电视剧中,邱英杰在扭转社会思想进行改革的过程中常会遇到重重阻力,谢书记始终在后为他保驾护航。而在现实中,时任义乌县委书记的谢高华也是杨守春一生的精神导师、人生楷模。

  “谢书记这个人,虽说年纪不是最轻的,但是他的思想是最解放的;他的文化水平不是最高的,但却是最尊重年轻知识分子的。”回忆起与谢高华书记一起的工作生活岁月,杨守春满是敬重。虽然初中毕业后无缘大学之门,但他凭借努力成为浙江全省第一批拿到高等学历文凭的干部学员,此后又在职读了研究生。而因为在县委办公室做秘书兼报道工作,他有了更多机会与谢书记一起去各地考察调研,因此能常伴其左右,亲眼见证谢书记的壮志满腔、敢做敢为与焦虑无奈。

  杨守春说,当时面临重重阻碍,如果没有谢书记的刚硬作风,新政策很难推行下去。“你想想,一粒纽扣,店里卖一毛多,而市场上只要五六分,你会选择买哪个?这样一来,原先的供销社、百货公司、公私合营的商店势必不愿意了,他们就来找谢书记强烈表示对新政策的反对。”

  “我记得,当时谢书记干脆利落地回了一句话‘你有本事开,没有本事就关门,大家跟老百姓一起公平竞争做生意’,一下子让他们毫无辩驳之力。”杨守春说,扭转思想的过程就跟修路一样,路挖开的时候满目疮痍,的确很难看,但它的前途是光明通畅的。如何度过这段阵痛的过程,是谢书记以及一批改革之士时常挂在心头的大事。

  那时候,谢书记为此常组织开会,把当日调研的情况公布出来,让大家一起集思广益。他和同事们一起,常常半夜不回家。他们一边吃着厨房送来的面条和酥饼,一边开会讨论,或奋笔疾书。回忆往事,杨守春说当时虽然辛苦,但每个人都干劲十足。

  然而,改革是个深层次的问题,步伐大了,力度深了,牵扯的利益就越发错综复杂,每一步都好比走在刀刃上,关键时刻需要顶住压力、迎难而上。“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”。这句当时谢高华书记经常挂在嘴边的话,至今仍萦绕在杨守春心头,成了他从政以来的坚守。

  “我最近也在断断续续地补看《鸡毛飞上天》一剧,里面演到的冯姐拦车、谢书记主持大会等场景,都是我们亲眼见证过的。就像当时冯爱倩找谢高华书记,是否安排书记接见,都要经过我所在的秘书室往上打报告,她就在我们办公室等着,这是不是也算处在巨变的漩涡中心。”谈及往事,杨守春打趣道。

  时光荏苒,30余年前,杨守春在《“鸡毛换糖”的拨浪鼓又响了》一文中写道:“春节前后,大地白雪皑皑。在银村银树之间,鸡毛换糖的拨浪鼓响得清脆悦耳。这鼓声已经八年不闻,如今听来格外诱人。”此时,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微光已将闪现。

  30余年后的今天,社会沧桑巨变,在一届届义乌领导人的正确带领下,勤劳勇敢的义乌人民以小小的拨浪鼓起家,摇出了一座享誉全球的国际性商贸城市。背后有太多的故事未被诉说、太多的人物未被书写。电视剧中他们是陈江河、是骆玉珠、是邱英杰、是冯姐;现实生活中,他们是一个个奔走在义乌各行各业的精英,为城市的发展默默奉献着自己……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
   第01版:商报要闻
   第02版:商报要闻
   第03版:专版
   第04版:商报民生
   第05版:商报天下
   第06版:商报人文
   第07版:广告
   第08版:绣湖副刊
以“义”育“商”
遗憾中的完美
一声呐喊,鸡毛真的飞上了天
义乌商报商报人文06一声呐喊,鸡毛真的飞上了天 2017-03-20 2 2017年03月20日 星期一